[幻城]·《那个世界》(一)

一夜知秋:

   BY:Kings


   ※


  【主要内容】:


   大概是小说里的那个樱空释看到电视剧里的那个樱空释,会如何反应的脑洞……(一个字都别信,我骗你的)


   ※


  【阅读提示】:


   1.好久没动笔了,行文会无比生疏毫无逻辑无病呻吟极其辣眼睛


   2.沉迷马天宇的樱空释无法自拔,我是全程脑补二爷的脸来写的


   3.走原著小说剧情,樱空释中心,有时会引用小说里的段落和人物对话,基本原著释视觉


   4.不喜欢樱空释的,尤其是不喜欢书里那个樱空释的,建议您点叉


   5.再次向马天宇的颜值低头_(:з」∠)_


  


   ※


   他们。


      ——题记


   ※


   


   樱空释是在一场百年难遇的遮天大雪中降生的,随之而来的还有幻雪帝国长达十年的有史以来最寒冷的漫长冬季。据说他出生那年,帝国的边境从东边的冰海至南方的绿海,沿途浮动的冰层随着海浪的推卷密密麻麻地堆砌在一块,几乎要将海岸线完全冻结,而大批只在冬末春初才会出现的霰雪鸟则伸展着巨大的双翼掠过冰面直扑天际,发出破空的悲鸣,幻雪神山下的落樱坡更是被彻夜怒号的狂风所吞没,漫山遍野的白色樱花在雪雾的缠绕下突然全部变成了火焰般的鲜红色,如火如荼地绽放了整整一夜后,在幻术师连同巫师闻讯一同前来查看异常的前夕才恢复成以往无垢的纯白。


   尽管那个格外寒冷又古怪的冬季在多年后也依旧被族人一再提及,但身为帝国最年幼的王子,樱空释对那个冬季所发生的怪事无动于衷——事实上那段时间根本无法在他的记忆中占据一席之地,对于自己生命最初的那十年,他几乎完全没有印象,在那段懵懂又未曾记事的年岁里,他的记忆像被精心又恶意地切割过的断片,它们有时断断续续,有时格外清晰,不过樱空释对此却一点也不在乎,那些没能在他的记忆中留下痕迹的往事如同隐藏在阴影下的碎片,不知在何处蛰伏的它们时常会以闪现的方式在他的梦境里出现,即便他醒来时又会再度遗忘。但梦到的次数多了,总会记住那么几个零星的画面,比如窗外日夜呼啸肆虐不停的风雪,常年四下寂静无声的寝宫,苦涩的药汁,每次醒来时都覆在自己额前的那只柔软又冰冷的带着诡秘的莲花香气的手,以及虚弱无力地躺在床上终日昏沉的自己。


   这种有时连呼吸都会成为奢侈,既痛苦又煎熬的日子持续了整整十年,他的生命力之顽强让所有参与照料的巫医们都惊叹不已。等到樱空释十岁那年,幻雪帝国一落十年的大雪终于与漫长的冬季一同结束,短暂又充满生机的初春来临时,他的身体才开始逐渐好转。对此,帝国中那位医术最高超的老巫医给出的解释是樱空释在母体内孕育时间太短,他的出生快得出于所有人的意料,比起冰族内的其他王子来说,樱空释真是生得太早了,这种未能在母体中充分孕育的身体不好那是必然的,但既然现在小王子已经渡过了生命中最危险的第一个冬季,那接下来只需去温暖的地方继续调养,就没问题了。


   端坐于王座之上的冰王在听了巫医的这番结论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国王神色凝重,没有说话,身为巫医的老者自然也不发一语。


   一时间,空旷的大殿内静得能听见火炉里木炭闷头燃烧的声音。


   人人都知道,幻雪帝国里最温暖的地方不外乎雪雾森林了。在那片滔天巨木的森林里,四季终年不甚分明,似乎永远都是春末夏初的温暖阳光日复一年地洒满整个森林,而冰族的孩子不管平民还是王室,无论天赋高低,多数都会在雪雾森林里长大。在雪雾森林里的那位年岁大得无人知晓的老婆婆还会根据孩子们的天赋,负责教导传授他们相应的巫术或幻术。再加上一群大巫师日夜守护在森林边缘保卫安全,可以说雪雾森林是整个帝国除了刃雪城外,最安全的地方了。


   但送去雪雾森林里长大的小孩子一般都在三十岁左右,而樱空释那年只有十岁,且大病初愈。


   他还太小了。


   最终,那天的对话也是冰王以王子的年岁还小,身体刚有好转,恐怕还不适宜送去雪雾森林静养为由而结束的。可三个月后,护送樱空释去雪雾森林调养的指令还是下达了。


   前来传话的侍官在幻影天内宣读完冰王的指令时,作为冰王的侧妃,小王子的生母,莲姬对此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冷笑。而当侍官向她投去茫然不解的眼神时,一闪而过的轻蔑神色已经从莲姬的脸上完全褪去,只留下倾国倾城的笑容如雾气般弥散开来。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挥退侍官后的莲姬从软榻上起身,她面无表情地把国王的指令随手丢在了一边,拢着宽大的衣袖绕到了屏风的背后,站在了那张铺满了柔软的毛毯和褥子的大床前。


   撩开帷帐,拨开散落一床的法典卷轴,她微微弯腰,双手伸向坐在床中央的樱空释,捧起了那张稚嫩又精致的脸。


  “听见了吗,这就是你父王对你的安排。”面对自己亲手造就的生命,在游戏还没结束前,莲姬总是格外的耐心。再加上年幼的小王子也十分配合,裹着千年狐裘的他放下手里那些晦涩的羊皮卷,抬头对上自己母亲投来的视线,不躲不闪,任由她那冰凉柔软的指尖顺着自己眉心凝聚的痕印一直往下摩挲至唇角。


    樱空释那双与自己极其相似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冷漠极大地取悦了莲姬,只见她流云般的衣袖轻轻一挥,又有一批新的法典和咒文卷轴取代了原先那些法典散落的位置,继续铺满一床。


  “现在不懂没关系,把它们全记下来,你总会用得上的。”


   


   ……


   ——TBC


   其实啥都没写出来,开头贼难,好气,写了好久好久才写出这么点= =。


   自设的东西有点多,因为卡索回忆他弟弟小时候总是说弟弟瘦小的身影怎么样怎么样的,我就设定最初樱空释的身体并不好,毕竟是莲姬捏造的又不是天生的。


   作为养成狂魔渊祭,莲姬虽然不会心疼手下生命的死去,但感觉上樱空释活着的时候她还是对她的道具很有耐心和投入的,毕竟游戏设定要完美才好玩嘛


   其实我觉得小说里的樱空释比电视剧的樱空释幸福多了,是的我认为小恶魔比小天使要幸福【。


   下章就是樱空释捡到能看到电视剧那个樱空释生活的道具……然后去雪雾森林看到命中注定的哥哥啦【大概。


   

评论
热度 ( 32 )
  1. Q懒猫猫Q一夜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

© Q懒猫猫Q | Powered by LOFTER